昨天去市区拿录取通知书。

EMS的单号是查到专业后几天才给出来,省内传送自然不过几天的事。

收到短信:

【中国邮政速递物流】您的快件107045516xxx于8月5日由单位收发章代收,请及时取回。如疑请致电揽投员某某xxxxx。

总算到了,收拾东西下去。

很不巧,上了一辆空调巴士,我失去了吹风的机会。

更不巧的是,我突然感到膀胱内压升高,膀胱被动扩张,使膀胱壁内牵张感受器受到刺激而兴奋,冲动沿盆神经传入纤维传到骶髓的排尿反射初级中枢;同时由脊髓再把膀胱充胀的信息上传至大脑皮层的排尿反射高级中枢,产生某种紧张的感觉。通俗点说,我有点内急了。

然而,谁曾试过中途叫停司机:能否让我开个水?

估计说完,全车男女老少纷纷投来各样的目光,司机大叔会很不爽的说:站到窗边射,射他吧。而售票大姐会提醒各位乘客:这是不文明的,大家不要学他。

然并卵,我还是紧紧刹住,把“排Niao反射”的一波波自启顽固进程杀个没完没了,大爷,这比杀安卓的流氓软件费劲多了。

更加不幸的时刻还是来了——车震。在此必须解释下,这是由外部因素引起的车震,不是各位所熟知的那种。那条旧路有着越来越颠簸的趋势,敢情是超载车碾压过多,都被毁的不成路样,这时候,居然车内还播着汪峰的“一起摇摆”摇滚系列,让我们一起摇摆,摇摆,摇啊摇,摇啊摇,差点给摇到了某外婆桥。

车内的我们一直在摇,根本停不下来,你问我还有没有味道?我嘛,只有恶心的味道。都说是车震,只是摇摆当然不科学。车震和地震两者都有个“震”字。地震由于横波和纵波不同步的关系,总是先震再摇,摇的破坏力往往较大。然而,对我而言,震的威力要大许多,一招威震天,我都感觉快要决堤溃坝,万马奔腾,飞流直下,放荡不羁。

最糗的一幕,没有出现。售票员回头呼叫,“是一中有落嘛?”我总算抓住我的救命稻草,拨开人群(事实上没有人挡着我),直奔一中的——厕所。虽然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肮脏,但对于需要的人来说自然是不会摆摆手:不,厕所,我们不约。

畅快,一字谓之:爽歪歪(后面俩是语气词,无义)。

估计有人要砸手机了:喂喂,看了那么久,居然就这破玩意。

重申一遍,今次我们的主题是:拿书。

明显来的不是时候。那位电脑前一阵狂输的某女职员说,今天到的还要登记,下午再来拿。这真是让人扫兴。然而阿华却在电话里说,他当天也是这种情况,然后怎么怎么的就把事办成了。然后我就回去再问。然而那女明显被人问得多了,不爽的很:要就等到我下班,不要来烦我,我输错就不好了!我只好等在一旁。

约莫十几分钟,打印表格出来,签名后拿到通知书信封。期间也有个同是报广二师的戴眼镜女生,和她聊了几句,然而她是物理系,而我是化学系。

在QQ上得知阿华在某事务所打闲工,又是一堆老头搓麻将,又是不能出来接我,搞得我以为他被老头子软禁在房,深怕他被传销洗傻了最强大脑,或是肛上开出几朵花,想到这里,我不得不去他那里一趟。这年头,别说女大学生不安全,男的也是危机四伏。

果然,地点够偏僻,上楼梯,看到厅房,没人,这时,一双无助的眼睛藏在房门磨砂玻璃后。没错,那就是阿华,我失散多年的,老同学。

里面的环境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电脑电脑电脑,座椅座椅座椅,这不正是人们常流露羡意的“办公室一族”。阿华给我开了台电脑,想让我感受一下光纤的速度。差距是如此明显,当我还在一百两百来k的下着流畅,他已经几M的下着高清,真应了那句话——速度决定清晰度。

阿华接着开了个YY的美女主播频道,指着那些付费礼物向我这个掉漆讲解,她们如何月入过万,虽然我以为他要装土豪一把,充钱给那些打扮的妖魔鬼怪的女主播扔钱。

临别把他拖出楼,我以为我已经够宅了,这货似乎都不想出门。

我们一起去了超市。我的目的是WC,吃教训了。

最后,又上了一辆空调车。

此时耳边响起旺仔的恶心广告歌:摇滚时间到。……

——笑忘书 写于八月六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