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说过,六月十六是村里的小年例,按照惯例,村里会有戏剧团在公园的戏台做大戏,期限一般是前后几天。

昨天和老妹老弟她们约好,晚上去公园。

打完羽毛球,洗完澡后一起出去。戏剧是晚上八点开始的。路上还有几盏白色的路灯。公厕灯火通明,然而我早已没有光顾过,粪土的味道似乎还可以嗅到。

公园外停着一辆白色的中巴,显示了是茂名某戏剧团过来演出。外面的各种小吃和玩物档口摆在路两边,豆腐花档的顾客一批接一批。

戏台上,光彩华丽,红幕布,精致打扮,粉妆艳衣的人物在上面表演,要不是两旁有字幕,可能也不明白他们唱的什么。

戏台下聚集了一堆人,毕竟放暑假,出来好乘凉。和老妹她们到上面的草坪地,灯火零星,有点无聊的坐在关闭的喷水池外围。

公园戏台做戏

正聊着,忽然旁边小孩叫嚷着:傻子啊。

吓得老妹她们跳开往一边跑去,当我回头时,见到一个脱掉上衣的约莫十几岁的男的往她们方向追去,跑起来的样子确实有点不大正常。我不好暴露自己,便尾随其后,看到他追逐无果,坐在了一对男女谈情说爱的石凳上,又有孩子跑去提醒傻子来了。之后的事,由于我离开了,不得而知。

周围比较黑,看不清样子,在那里兜了一圈,不知道她们跑哪去了,只好打电话。总算,她们找来了。

听她们说,当时那个人坐到了她们的旁边,然后就听到别人叫傻子,那人追着她们,呸口水,真不像熊孩子能做的事。

在光亮处呆一会,压压惊,她们又叫:他来了。果然,那个赤裸上身的猥琐男又追了过来,似乎想扑向她们其中一个,吓得她们四处逃窜,我也急忙追上。

此地不宜久留,便赶紧去豆腐花店打包好几份。期间看到那裸男也走出了公园门口,在一个小男孩后面,手起摸落,不知在干着什么猥琐的事,那个小男孩回过头奇怪的看着他,然后裸男就走开了。

虽然我是看过《回魂夜》和《飞越疯人院》的人,但想到新闻上那些疯子杀人,变态色魔男女通杀,还是难免怕怕的。

虽说如此,今晚还是去了,在那里逛逛,裸男偶尔还是有几个,不过不是昨天那个猥琐男。

先到超市买了些饮料和零食,回到公园的草坪坐着分享,当然,我还是要放哨,看看那裸男会不会突袭。

期间老弟他们总是学“狼来了”的小屁孩,搞得人心惶惶。

后来,走来了一个赤裸上身的肥仔,小妹叫起来,引起了肥仔的注意,眼睛注视这边好几秒,然后靠近前面看戏的大人,跪在地上不知想干嘛。我们急忙往出口走,然而,一晃眼,就看见那肥仔出现在前面,拉着一个穿蓝色衣服(当时我也是穿蓝色衣服)的男孩往草坪黑暗处走,以肥仔那身形,想挣脱他还真不容易,估计给他大石砸死蟹,一压就死翘翘了。

搞得看到裸男都要提防一下,免得他突然对你来兴趣了,摩擦摩擦,吐吐口水。

黑夜路上,小心后面有人,特别是裸男。

——笑忘书 写于七月三十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