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去的挺快,眼看已经七月底了。

算算,也有一周时间没动手写过生活随笔。这篇主题没有那么明确,随便说说。

吃吃吃

B-BOX基本三音之镲(Hihat)——吃吃吃,食之意

旧历六月十六(即7月31日)是村里的一个小年例。

哥已经到姐那里帮忙卖手机,家里只有我和老妈两个人。天气炎热,自然也没什么人想来。冷清的小年例,和平时大概也差不多,随便杀只鸡,拜拜神,然后自个儿吃了。

放假在家的胃口确实不如上学时的好,没有那种如狼似虎,饿狗抢食的饥渴感,没有那时候横扫千军,气吞山河的开餐阵势,搞得老妈每次都问:你到底想吃什么?然而我也不知道,可能平时的水果什么的小吃多了。

噗噗噗

B-BOX基本三音之大鼓音(KICK)——噗噗噗,笑之意

这些天的傍晚,一般是陪着我的小弟小妹们去广场那里打羽毛球。当然,真相是老弟要去学骑自行车。

三个破洞大开的球拍,照样可以打的有滋有味。然而,味道更多是在于调侃——不记得某某说过,一个伟大的球员是从捡球开始的,所以,捡球的你不要放弃。眼前无网,心中有网,对面的骚年,能不能别打网。来吧,我要一个打三个,人人有份,永不落空。老妹,能不能温柔点,默契点。

玩的稍累,就去拦截老弟的自行车抢来踩,老妹也屁颠屁颠的追上来,跳上单车后座。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然而,井底之蛙的世界就只有井口那么大,我们的环游世界就只有广场这么大。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把车停在干柴边,指着地上白色的狗屎:够浪漫了吧,老妹。老哥,你好恶心。

无聊的又开始现场直播:你们正在收看红衣男对阵白衣女的羽毛球赛。刚开场,红衣男来了个先发制人,厉害,——没过网,可惜了。白衣女轻松回击,球飞的老高,迷你的红衣男拼命追赶,还是差点就追上了。我们的男方技术实在让人佩服,他,一直在捡球。

直到天渐黑,对打方止。一身热汗,快哉快哉。

嘶嘶嘶

B-BOX基本三音之小鼓音(SNARE)——嘶嘶嘶,厮杀,撕逼之意。

总算等来了侏罗纪公园的第四部,《侏罗纪世界》。这系列带来的震撼确实挺大的,复活的恐龙来到人类世界,展开撕逼大战,达尔文又要抛出生存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记忆深刻的是第一部那个肥仔开车逃出去,半路被生吃了,这脂肪会不会有点难消化。

侏罗纪世界虽然比起前面的新鲜感要低许多,毕竟恐龙复活再不是什么新玩意,但也提供了一个新设定:公园总算开放游客参观游玩,所以也有了后面的人类大餐。暴虐龙不仅名字够屌,而且装的一手好基因,现代科技有点吃力,当然这个有点夸张了,然而,大暴虐龙已经开启大反派模式,佛挡杀佛,人挡杀人,飞机大炮不好意思搬到这种游客众多的地方。女主穿着高跟鞋跑的飞快,沧龙体积异常巨大,迅猛龙也不符,关于这些问题,目测贴吧一堆水笔正在撕逼中,一堆科学军事扫盲部队正在赶往现场,打算和科幻片来场“纪录片”的辩证。

侏罗纪世界

同样有一个恶心的胖子,他妄图用迅猛龙去搜罗暴虐龙,最后胖子又被生吃了。编剧,你和胖子有什么过节。

最后,迅猛龙对男主人公动情了,毕竟朝夕相处了那么久,老牌霸王龙与小迅猛龙联手击败暴虐龙,被沧龙拖下水。这也算是这系列的突破点,将人与恐龙之间的对立提升到温情,仿佛奇葩影视剧里男二号女二号突然改邪归正做好事了,这总会让人忘了他之前干了多少坏事。

就这样,七月,再见。

——笑忘书 写于七月二十八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