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我还是说说高中生活里的恋情,虽然这玩意和我本身已经有点八竿子打不着,但既然高中也是恋爱多发期,姑且写写我这局外人的看法。

按照百度百科的定义:

早恋一般指未进入大学阶段的青少年之间发生的爱情,特别是在校的中小学生为多

由此看来,高中阶段的恋爱也可以归为“早恋”。

校园里的光景是:恋人成对,基佬成群,光棍扎堆。作为过了那么多年光棍节但却从没有给淘宝“1111狂欢”贡献过金钱的光棍,我也深感光棍的自(gu)由(du)与寂(kong)寞(xu)。

那时候,班上的性别比例呈现为雌少雄多,生在理科班,这大概是不争的事实。经过长时间的熟络,为数不多的女生被丘比特(我只是默默想到了遗传学之父:孟德尔)拿去配对,一对对恋人的诞生预示着光棍们的成功配对概率又一次降低。

其实对于我等奋斗的光棍而言,不谈是好事。高三应该把最大精力投放在学习上,而不是因为和恋人种种小事影响心情,特别是最后分手拜拜一大批,足够悲催好几天。

还记得高一那年,我和那个她异地恋终结,把自己丢在失落的世界连续三天,我形容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失魂落魄”。自从那次以后,我就不愿再接触这些。也许,情商太低,也许,怕耽误学习。看着别人恋人之间的打情骂俏其实也挺羡慕,我只是安慰自己:毕业了还是要分的。

对于班里的情侣,比较尴尬便是我坐在了他们的后面。男的喜欢有事没事回头欣赏他的女伴,顺带把坐她后面的我收入眼帘,我抬头看黑板就觉得别扭:我说你少看一会可以吗?然后是我还要面对他们各种耍花枪来袭,“我唱歌给你听”,扭扭捏捏,动手动脚,旁若无人,到此,我只能默默的低头搞我的“生物同期发情处理”研究去了。

我的同桌也是有女伴的人,他们每天都会互买早餐,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教室的我,总会看到她拿早餐过来塞进他的桌子。同桌不在的时候,我没有和她说过话,除了之前我们仨一起去买书才有过对话。事实上,我确实很少主动和女生说过话。同桌成绩不好,女伴常鼓励他。我想到高一的时候也是因为那个她学的很用心,想要和她比肩,喜欢就是一种巨大的动力。

然而,毕业多是分手季,恋人们纷纷一拍两散,各奔东西。我也默默和我的好基友道别了。

——笑忘书 写于六月十四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