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是初九,年味渐消。

除夕前天,我家才算装修完毕。老爸花了几天安装电路,我跟着学了下。只是看了线槽、插座开关的安装,至于电线怎么连接、双联开关怎么实现还没搞懂,先不去管了。

老妈的辣椒枯萎了许多,现在种起了玉米,我哥俩跟着她花了一天时间,在太阳底下播种。到现在基本都出了。

除夕那天,像往年那样,撕旧联,贴新联。我家买的对联没分大小,小叔他们过来说是不是贴反了,然后我还是坚持我的判断,按最后一字的平仄来分,最后上网搜了下,找到了原对联,证实了我的想法。看老爸好像有点开心。

216960a4-6d78-47e8-8fa7-61c9a9d23edd.jpg

拜年领几个难得还有的红包,看他们在家族群里抢红包,听别人家的烟火炸开。年味,是淡了。

现在的我,很难有小时候对红包的那种期盼,也没感觉家人团聚是多么触动,那些漫天的烟火、跳动的鞭炮,那些挂在店铺里的玩具,这些都不再吸引我,春晚也越来越乏味。就好像,现在的孩子不会因为特地给她的鸡腿而高兴,放在以前确实会笑得很开心。

或许,就是仪式感的日渐缺失,没有那么突显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人在变,环境也在变。

年初一的早上,爷爷会到家里吃饭,确切来说是喝汤,没牙也吃得不欢。饭桌上,大家还是比较融洽的。

听别人聊天,才知道红包也是门学问。从金钱上看出谁的吝啬与慷慨,谁的重视与精明。红包礼尚往来,一来二去,也是比较。

……

剩下的就是好好恢复状态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