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没花去的钱,会在第二天花掉。——某剁手党

周六,早晨,二师一片安详。

吃完一份时而稀烂,时而粘稠的皮蛋瘦肉粥,我看了下QQ信息,对方,还没回复。

出去的时候睡懒觉,这估计是大忌。多少好时光被赖床给吞没了——所以,我马上给他打了个电话。

一连拨了两个,但,没人听——这估计是犯了睡懒觉的大大忌,把手机调了静音,所有电话信息都会石沉大海。

想想车程将近两个半小时,不能等了,我赶紧一路奔去搭上七楼,把他从棉被中拖出来。

他果然调了静音,限速的网络半天都没收到我昨晚发给他的出行信息——想想,凌晨一点才确定了地点,我当时兴奋地发了一堆景点介绍给他,精致、建筑、历史、高大上等关键词嵌套其中,但最重要的是有恐龙化石,对于像我这种把侏罗纪公园反复观摩,又观又摸,再把博物馆奇妙夜多次品味的人是最具吸引力,等等,更重要的是,凭身份证免费进入。

等公交的时候,我打开车来了公众号,本着严谨科学的态度,检验一下它对公交定位的准确度。最后是,花70在屏幕显示30秒内来了。

周末的地铁是一支载满过客的飞箭,互不相识的人肩并肩,背靠背,在车门开合之间对换,实现着一种近似的动态平衡。看过《上班路上能做的95件事》,里面提到多关注周围,不管是人们的服饰穿着,还是周围的海报广告,看看路人们都在做什么,了解这座城市的各种群体,这也许是没事做的时候比较好的消遣。不过要注意,不要盯着一个人看,不然很容易看出火,然后打成一片。

换乘APM线,短短的几截车厢,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面略暗的隧道。

到达目的地。那座别致的褐色建筑就是广东博物馆,他赶着吃早餐,我只好强行耐心的等等他。

领票后,经过绕圈子,安检进场。陶瓷、木刻、书画等,一个个展厅,逛完每个角落,拿着手机捕捉感兴趣的展品。

博物馆里墙边放置的机器总能引起我俩的注意。在照片打印机那里,我们各免费打印了一张,是前面在高大的广州塔背景下的照片。虽然最后出来的都是歪的,但免费的,也不能奢求太多。穷出没的我俩还是掏钱各自买了一枚纪念章,当然也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纪念下吧,我们的大脑回路约莫是——半衰期长,可以保存很久,可以代代相传……比起一顿吃完就没的饭确实要值。

遗憾的是,恐龙化石们都闭关修炼,暂不对外开放。说好的与龙同行,说好的一惊一乍,说好的远古时代,……好吧,都落空了。

但身为师兄的我还是说了,附近不是有广州塔吗?走,咱们去那逛逛也是不枉此行。不过,白天的广州塔没什么特效附体,还得等到夜幕降临。

城里消费贵,一碗辣面敬真我。冷了几天,如今却是太阳高照。在广州图书馆差点睡着,要不是一楼的孩子太吵。

拖延战术总算给了我们见证广州塔从白天到黑夜的变化,近距离拍摄广州塔需要75度的仰望天空,双手操控不发抖,动图静景齐出动,多种变色不可漏。


有钱的人已经上塔,而我们,算了,赶紧搭地铁回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