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也许就每天一篇或长或短的日记能够坚持……不需要明确的时间,打开笔记,新建,大概确定一件叙事内容,用手机或者电脑敲出多少是多少

拾起一个个零碎的记忆,权当




1)早餐

昨晚还是按惯例地晚睡

调了八点的闹铃,响了两次,给自己困倦的按掉,最后还是为了赶上早点跳起

牛杂七点就发来信息,吃早餐——看来错过了

到外面,很多女生都出来了,在星期天倒是少见——上午新生要开会

饭堂也是不缺人。

我戴上蓝牙耳机,边刷百词斩,边用汤匙一匙接一匙地往嘴里送那要比之前稠的皮蛋瘦肉粥——心思不在粥上

胃不大舒服——昨天中午吃完牛杂他爸那餐丰盛饭菜,肚子就深觉胀得难受,他爸看我那么快吃完那点饭,又唤服务员拿来了一大碗,给我添了不少,即使我推脱不用了。抱着尽量吃点不浪费的心理(吃得无噻),晚上又去陪同乡吃了

2)团总支出行

其实就是去见见毕业的老大

出发的天已经灰蒙,不一会便是小雨——因两小时的车途暂时避过,不过出来时仍然不小,似乎想给部长那对小情侣机会在商场买点蛋挞

出到路口,老大已经在那等着

一路是老广州的特色,是时候吃个下午茶

在点都德茶楼里,等到号,上座

感觉我好像都没什么话可说,就是听他们在讲,在笑——脑子里毫无想表达的念头。尴尬,就当个食客

人是有多重性格的。我可以活泼,可以安静,可以愤怒,可以淡定……但此刻却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尴尬的不知说点什么的人,即使平时和那些人怎么笑言笑语——按照牛顿第一定律,强行改变当前状态需要受到力的作用,或如别人起哄的外力,或自己激起兴趣的内力——可惜此刻皆无

老大问我,做咩唔笑笑啊(她是广州人,因为惊喜的发现我也识讲广州话后,就固定使用这门语言和我说了)

好像我又很少笑了——似乎我本来就不多笑。

虽然吃完点心后恢复了点精神(睡的比较少),打算闲谈一下,但还是不一会就沉默了,有种作战客场的感觉

那些师姐谈到新生们,说那些经常水群的人见面时却很少话说,此时我正低头看着手机,抬头发现她们都在指着我——好吧,我曾经水过群。也许水群的好处是,说笑不怕尴尬,段子不怕冷场,群里是都比表情包,现实就是别人看的你一愣一愣的

下去动漫新城,看到很多七龙珠的公仔模型,真想买个回去镇守宿舍,然而价格不低

临别时,老大向我们挥手,我也挥了

回来挤车的时候,人群涌动,上车后发现手机触屏裂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