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面临最后一科——高等数学,这科的存在感不只是挂科率刷出来的。

我感觉,我可能离挂科不远了——

拿到试卷的时候,我的大脑磁盘呲呲作响,读盘的过程受到抑制,但还是苦苦冥想,试图在传输速率不高的情况下多调用有效信息,然而——tm根本没有写入该数据……

这真是一个悲催的故事。

没有知识储备和理论支撑,那意味着我要放弃好几道运用了各种定理的题目,分值还不小。我离挂科的边缘又近了那么几步,再也不能归类为小概率事件。

抬头一看,很多人陆续交了卷子,心中各种草泥马——有那么容易吗?都提前交卷了。。

我试图用最后的时间,搜刮大脑硬盘里的相关知识——真心想不出来,难道知识被覆盖了

最后的五分钟,剩下的几个人也交出了卷子,可怜,我还是捂脸交上去了。哎,试卷兄,我要把你上交给国家。

就这么结束了,期末考。

唯一让我惴惴不安的,就是高数。但求不挂。

我的状态实在是弱爆了,不然也不至于温了两天还是忘得七零八落。

但收拾下心情,我还是要在中午搭车回老家的。

在三饭吃完最后一顿午餐,在捷的陪送下,拉着装有半箱衣服和各种线的行李箱,背着笔记本电脑和手绘板,考虑到我所处的环境里还有雨下,我还要撑着一把大伞。

留个背影让你体会体会

154d29c3e80b7f32.jpg

这次是同乡包车,提前预约到位,每人120,价格还算可以吧。

我在圈子里发了心情:下雨天,等风来。

取“一路顺风”之意。

然而生活往往给人以一记痛击,刚上路没多久就陷入塞车的等待中,一个多小时。

我在车里看着压抑的空间,没有小电视,没有厕所(不过半路停下来休息15分钟),车窗外还是朦胧一片的。

不用说,手机电池也满足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视觉需求和排遣需求。为着能给最后下车打电话提供点可能性,我只能忍痛掐断了想玩手机的念头,唉,让我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吧。

挨在软座上,闭合双眼,开始睡眠。

中间迷迷糊糊,睡与醒之间ctrl+Tab切换,总算把时间都很好的浪费掉了。

最后手机已经剩下4%的电,我去,打毛电话。

主动向旁边的学长借来了移动电源,传送点能量到我的国产机里。

到了市区,已经晚上八点多。在阿姨那里吃过了晚饭,和老妈一起搭亲戚的顺风车回到老家。由于网线出了点问题,电脑没联网,写了这篇玩意,有网再发。





好了,连上网了。文章写于今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