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电脑前,迟迟没有再去敲一篇博文,虽然这比写一篇XX教育讲座观后感要舒服得多,随便怎么扯,都好。

——也许冷天总让人惰性增长,这几天都没有去跑步,这风吹得人哆嗦

伴着一首《the saltwater room》,开始这周的随笔。不管有谁会看,就像我每次总会保存自己折腾的手稿,当是给自己留个念。

冷风入侵的时刻,是雪橇犬哀嚎的时候。

当“来自北方的狼”的春哥自嘲自己“冻成了狗”,当床铺上已经换上厚棉被,当赖床变得经常性,冬天崭露头角,先送上一波冷空气。

不过在北方的人已经可以踩雪的时候,我们还是只能玩玩冰凉的雨点和游荡的寒风。

在这种冷冽之下,情侣们拥抱的更紧密,基佬们抱团取暖,而我只好默默搓搓热自己的手,再塞到裤兜里。

然而晚上还是一样的晚睡,自从买了个头戴式耳机,对头部起到显著的保温作用,让大脑沉浸在满耳的音乐里,忘掉外面的寒冷。 

困意来了,把棉被直接拉过脑袋,盖上,卷个端午粽子,充分利用呼吸产生的热量,开始暖被模式,但就是脚丫子特别冰凉——离鼻子太远,呼出的热气无法传达

冷天里食欲会好。饭堂大叔适时的加饭,让饥肠辘辘的我可以好好填充自己空虚的躯体。最近也不得不开始备好夜晚的宵夜,真怕半夜给饿醒。

当然,短暂的冷,并不能掩盖暖冬的存在。

那晚独自跑完步——好像有一段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跑了,约了几次YF,但无果——接到部门宵夜的消息。

在冷天里喝粥,是个不错的选择。

继续玩真心话,被问到择偶的三个标准——主要是上思修课老师提到了这个,于是就被用上了。

我的回答是这样子——

善良(也许挺笼统的,但我觉得一个漂亮却残忍无良的人实在不能接受)

价值观差不多(很多时候价值观不同会在很多方面让双方产生分歧,比如一方想安定,一方想外闯)

知己(这个也许不一定是那种什么都能说的,毕竟有时候也得保持一定的隐私。还是希望自己的枕边人是个可以谈心的可以相互理解,做精神上的伴侣)

至于外貌,其实喜欢的,都好看——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会遇见那个TA,但我还是不想那么多了,随缘吧。

师范学院是女生的天地,自然少不了和女生的接触。

上大学以来,较大的改变就是,我开始主动与女生交朋友,可以大方 交流,不需像以前拘束那么多——异性也可以做比较好的朋友。

由于月底是计算机一级的考试,有一大堆的计算机测试题需要完成,而自己又早已花了几天刷完,所以,这个时候需要帮助其他人做了。

除了远程控制别人电脑来教她们做题,有时也会避躲着宿管等一干人等上楼,去到各个女生宿舍,一展自己的三流操作技术。

下了屏幕录像,录了几个别人问的计算机操作题,试着配上干瘪瘪的解说,打上“笑忘书录制”的装逼水印,发到了班级群里。

也因为男生太少,我也要跟着上了球场。上次的系篮球赛,和师兄们打了两场,都是以输告终。

印了自己的球服,7号的黑白球衣,感觉很清凉,以前都没有穿过这种清凉服装。

放寒假回去也要好好练球了,自己还是太弱。

打球的时候不会冷。

班里七匹狼最后的一个成员也打算买自行车。

我载着他,带着阿科上路,因为他们好像都不知道路。骑了一会就热的要脱外套,想想,又隔了一段时间没有愉快的骑行。

在老板的店里拿了个放脚的“火箭筒”——让后座的人的脚方便放置,好吧,是我太体贴了

我这车经常出借给班里的人,搞得后来被人称为“班车”……

买好车后,自然免不了有拉出去遛遛的念头。找了个目的地而去,本来很直的路,回来时却兜了一条曲折的路线。

-3565371208d927a9.jpg

…………

艾滋病日Eve,班里开展了课后艾滋病宣传,由副班上台亲自教导了套套的正确打开方式。

然后,艾滋病当天在路上被发传单的女孩给我们这群男的塞了一盒10只装的高邦牌套套——貌似只能拿来装水

…………

这个冬天,不会太冷,只要热情还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