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很多,对于我来说,都属于第一次的接触,亲密,但也不见得亲密。

第一次也许是新鲜吸引的,也许是受挫受伤的,但都是一段值得记录的经历。 

要不是那一通电话再次拨来,我都快忘记曾经有那么一回事:我九月份注册了什么XX英语教育,然后十月他们就打电话来邀请我去参加神马英语咨询,还有什么免费资料领取。因为路途稍远,况且不知道那毛线玩意能不能值回票价,加上天气是不太乐观的,由此种种,还是各种推脱掉。 

然而,到了这个月,周五放学后,又有一个女的打过来,各种温馨问候,然后,我最后答应去了——当时觉得上次拖了别人那么久有些不好意思,反正明天没什么事做,自己又想出去逛逛,所以,就去了。

地点不算偏僻,就在地铁出口附近的某办公大楼。

周六早上,阿科还在懒睡,本来约好一起作伴去的,看时间,是不可能了。我只好背上书包,自己骑车到了校门口(校道很长嘛), 在车站等来了花70公交,投了三块钱,然后站着,开往最后一个站——人和地铁总站,还是蛮久的,况且我还是一副直立的姿势。

到了总站,第一感觉就是——坏了,内急。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带公厕功能的全球连锁门店——肯德基,麦当劳神马的,刚好,它们就在旁边,果真是很会解人民之需。   

下到地铁站后,在那里买了张羊城通,20元的押金。

然后就是在入闸那里嘀一下,进去。作为第一次坐地铁的孩子,表示周围是有点陌生的。

好歹在百度地图的帮助下,明确了路线,确定了上哪边的地铁,进去后基本没什么空座位可言,毕竟是高峰时段。

搭乘过程中,感觉耳膜稍有不适,外面基本没什么景色可言,就是刷刷刷的过去一片。

看着那个路线指示灯逐渐的接近自己的目的地,门开了,关了,时间不知道是快了还是慢了。

IMG20151114114324.jpg

从3号线转到了2号线,继续一段更长的搭乘。到达站点后,又一次嘀卡过闸,卡里的钱一下子没了好几块。

走出地铁站,不远处就是那栋办公楼,外面有他们的宣传人员。上了三楼,在前台报了自己的手机号,领了张表填,都是一些对学习英语的需求原因什么的。填完,一个有点胖的女人就来接受我的咨询,但和明显除了报名她们的课程外,没有其他毛用的信息可获取,这时候,在我的询问下,她拿出了所谓的学习资料——就是一份每日课程安排,卧槽

考虑到我的路程较远,她说可以选择网络课程,价格大概是每年两万

当她听到我说没钱的时候,态度一下子没那么好了,耐心值也哗哗往下降,感觉脸上的肥肉都要爆破了,干脆的说:你可以走了。

那女联系员还说什么可以免费咨询学习方法,而那肥女人说必须结合课程

然后,便是回去了。

只能怪自己too young too simple too naive,这个被骗倒也罢了,万一是传销呢?

哎,古人训:吃一堑,长一智。

周日是团总支的聚会。

本来还打算去圆玄道观的,不过考虑到去一次可能要单身一辈子,哦不,是时间不够,所以,临时取消了。

聚合地点是雅致小聚,地方虽不大,但也有KTV和四张桌球台,阳台边是烧烤的地方,各种食物准备好了,还有电磁炉,嗯,还有女生带来的棉花糖机,这个我也尝试了一下 。

总算有机会碰到桌球了,虽然自己水平实在太菜,但和师兄对打还是可以进好几个,稍微学了点撞球的小技巧,也是不枉此行。

烤炉点着了炭块后,被刷上油和配料的火腿肠、鸡翅等被摆上去接受“烤验”,唾液忍不住分泌,耐心的等待着进食。

至于唱K,感觉我的声音怪怪的,也许是我习惯了骨传导的声音,听到自己空气传导的声音不大习惯。唱了周杰伦的《说好的辛福呢》,我的声音,确实是挺悲的。

老大(女生)发现我会说粤语,貌似很惊喜。

火锅煮了一锅,可乐橙汁倒满杯,吃喝个饱。

最后是大冒险,007,就是轮到的人依次叫0,0,7,说七的旁边两位要举起双手,发出梆的一声。很不巧,我被抓了。抽到的大冒险是,帮左边第一位穿一件衣服(我们部门女生想的大冒险内容,呃),然后,我左边第一位就是老大,好尴尬。别人拿来了一件外套,我拿着,让老大穿上了。  

后面还有九九乘法表,这个还是坑了不少人,虽然这玩意小学时代背的滚瓜烂熟。 

将近六点,我们收拾好东西,离去。本次聚会花了40。

周六傍晚和春哥一起去做合隆大排档做兼职,忙活了五个多小时。

客人很多,感觉自己还是比较笨拙,很多事情都没能做好。

最后,总算拿到了50元,算是把车费和聚会费的坑填的差不多了。

就是弄的满身油腻味,回到宿舍感觉有点累。

那晚很迟才睡,一边测试着屏幕录像软件的操作使用,因为看到通知群里那个英语注册教程用手机拍的实在不敢恭维,打算直接弄个什么屏幕录像视频教程的,一边无意中打开了她的空间——前段时间都是设置访问权限了。

然后默默的看了下去,从最新的看到2011年,从一点看到两点,看着往日她的心情零碎的散落在里面,诉说着她喜欢某人的思念与痛苦,晒着满满的幸福,也时常犯着异地思恋的痛苦。也可以感觉到她现在的每一个改变。

想到明天还要聚会,所以便赶紧关闭窗口,关闭屏幕录像,躺在床上,感觉我的青春,差不多要拿去喂狗了。

写下《笑忘书,笑着忘记写过的情书》的那晚,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回到那时候,开始我以为只是错觉,可能自己真的有点太当真了,结果让自己很搞笑。

也许我可以一狠下心,就能再也不去和她继续有交集。但想想还是觉得自己做的过激,把好好的关系搅得一团糟,让彼此相视尴尬又是何苦。

在沉默了一宿后,我还是主动找她道歉了,并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她。也许,我真的有点豁出去了。

然后,我们还是做回了朋友——你说,我是你很好的朋友。

嗯,好吧,这样确实挺好的。 

希望,这四年,我能陪你一起度过,留下一点回忆,只是朋友。

双十一那晚,参加了鬼屋的活动。

和我的手绑在一起的是政法系的女生,临行前拍了一些合照,然后我的表情成了议论的焦点——脸都黑了——嗯,这肯定是光线不好,我的头稍微低了点——好吧,我实在是不上镜

上去二楼之后,果然很多女鬼,而且都有要扑过来的倾向。有几个比较狡猾,时常在旁边伺机而动,或者采取欺骗的方式,想要把你后背的号码牌撕下——这个是学撕名牌?  

结果第一关就被算计了——我要和对方对视并拥抱十秒,然而这实在不是脱单的好时刻

后来,为了找密码,根据提示,我还进了几次女厕所,其实也没什么新奇——除了没有尿兜,就是坑边多了个垃圾桶,咳咳,别太好奇

在那三流的恐怖音效里,我拉着她快走,然而后来还是超时结束了,有点可惜,自己悟性实在低。

最后拿多了一个钥匙玩偶。

记录的差不多了。很多第一次的经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