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周末,按照惯例我应该写篇随笔,且当作总结生活,或是纯碎是一个练笔的习惯。

也许我会有无数个相似的一周,尤其是当我对日子的敏感度与新鲜感都降低以后,但还是可以用自己的感官发现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瞬间。

当我渐渐喜欢上用一种自认为还算诙谐的语气去叙说我的或别人的生活,经历;当我发现自己的小文章下还是有一小批阅读者;当我还是有时间在电脑前用不快的打字速度码完这篇文章时,所以,我还是决定花点时间写完并发布它。

新一期《烛光》又飘进了宿舍,在传阅完后,我的那篇《军训的十四天》三千字文没有在上面找到半点痕迹。我试着给自己安慰:Maybe 字数太多版面不足,Maybe 文章太散凌乱找不到中心,Maybe 主题灰暗不适合该报积极向上,宣扬正气的风格。 功利性的说句,我又错失了一个学分。

看着别人都加了一堆社团部门,而自己,只是混进了系里的宣策部——虽然好歹是团总支。

开了几次例会,无非是总结之前的工作,接着分派之后的工作。不过时间倒是控制的相当好。

自己还没贡献过什么,除了一幅粗糙的PPT封面,一个黑板报的火把图样,几个膨胀的气球,还有,回击男神和师姐的“螺旋丸”——论气球的压制。 

这周英语有个口语汇报的工作,需要演讲,讲稿,还有PPT。鉴于之前无聊日子里瞎搞过PS,所以自己承担了PPT的制作。

PPT是辅助演讲的工具,所以,还是得根据讲稿来展开。之前的两次口语汇报主题一般是现在的电影,明星什么的,我们就打亲近的情怀牌好了——刚过去的军训。

由舍友们找到并贡献了不少图,自己也是现学现弄的一个个幻灯片,视频让轩哥剪辑。最后发现我的PPT版本太新( 2016),而教室电脑的是老版,所以视频只能另外播了,且效果也没那么好。

最近学习PS、Office还是中断了许多,按照之前那篇文章所述,情绪是个比较关键的一环,感觉还是找点有意思的先激活我的情绪好点。

为了综合测评,报名参加了艾滋病安全讲座。

虽然事先让伙伴帮忙带了本PPT完美创意设计,不过由于入场顺序原因,没能接收成功。

还好讲者是个有点猥琐的大叔,为了不让我们打瞌睡,兴高采烈的讲起了男男之间的那点事,虽然观众席上大部分是女生

大叔说,男男XXOO更容易得那个,还放了一堆相关的图片——呵呵,吓死宝宝了

至于到底有没有教套套的使用,抱歉,当时我太困了,差点睡在那里。

周四晚有四系迎新晚会,工作人员统一要穿白体桖,然而我并没有,只好,借了春哥的一件来穿。

去到那里就是弄弄荧光棒,然后就是检票当观众去了。晚会摇滚元素挺多,坐在前排的我听的耳膜颤抖,想起之前听过的那个卖神药的广告不停念叨着神经性耳聋耳鸣,久了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耳聋耳鸣。 那些人的唱功了得,声音都在耳边炸开了花,让我忽略了他本身的美感。 灯光效果还是蛮好的,就是有点亮瞎。 

中间的抽奖栏目三等奖花落我——的隔壁轩哥,让春哥去领,拿多了几个公仔,于是我的小黄蜂多了个小黄喵。立此存照

IMG20151028222510.jpg

这几天开始往图书馆钻。

也许是我开始觉得自己的文笔实在渣的一比,当下之计是赶紧去恶补一下。

其实还是觉得自己比较空虚,所以跑去图书馆看看书,好让自己没显得——那么颓废。

列好书单,准备好好啃读。

今天带同学去买自行车,还是那家熟悉的店,老板很像是星爷电影里某个配角——另外插一句,老班也长得很像星爷电影里的黑社会大哥

他们(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都选了一辆山地车,铝合金材料,而价钱比春哥的铁架只是多一点,一下子让春哥心里不顺起来,怎么差那么多。

搞定后,要回去了,他们都有车,我是和他们仨一起搭车来的,而他们的车都没有后座……

还好,春哥特地装上的脚架可以一用,然后,我就是站在他的车后轮轴,上了路。

风光太美,我不好去描述。也许以为自己是站在敞篷轿车上去进行阅兵,对保安大叔喊了声:同志们好……估计没说完保安已经抓住我的手,狠狠的边打边骂:你丫的就是首长好(手掌好) 

总结到这里,有点词穷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