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随笔起笔于上上周,结果只是开了个头。现在还是打算接着完成——有些东西还是写出来吧,至少能让我记忆更深

起这名字的时候,我以为是《滑板鞋》中毒太深,无可否认,约瑟翰·庞麦郎的磁性声音可以洗脑——洗的滑溜滑溜,没有摩擦力

另外健哥哥说到,我的声音很适合唱这个,我都只好虚心接受了

——好吧,所谓摩擦,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新的尝试

分部分写,因为我的思路很乱,写起来很容易找不到中心点,然而,善解人意的作者自然是主动给读者分好段。没有句号,因为句子太短,懒得用句号了

跟着班长春哥混,渐渐成了我的大学必修课之一。

作为一名班助——班长助理,我时常需要尾随春哥上女生宿舍楼扫楼,时而搬重物做苦力,时而分发下团购物品,这些都是合理合法合规进入女生宿舍的行为。

一栋的电梯坏了,而我们班大多数女生都在那栋宿舍楼

那晚春哥答应了帮我们班女生搬水上楼——嗯,七楼而已。

班里的几名男生被召集,付钱给卖水大叔,借着肩膀或手臂的力气,慢慢爬上那栋阴凉的楼层——也许是阴气过重

敲开各个女生宿舍的门,交水,收钱,完工。

临别时,TA问我们男生谁会搞那个电脑WiFi,然后,我被他们推进去了。

气氛有点尴尬,脑子有点迟缓——算是第一次独自在女生宿舍呆着的感觉——不敢多想

发实验服(化学系做实验需要的白大褂),发书,发本子——春哥还是挺喜欢我这个得力助手的

——以前我都是很少做这些扫楼分发东西的活,多点出去接触人,算是一种尝试吧 

记得网友大致 在前篇文章给我留言:去图书馆吧,那样找到的MM质量也总会比网聊来得稍高一点

——这话算是有点对。

那天下午放学,在图书馆,看到TA也在那里挑书。

——此时我心里是小鹿乱撞的,虽然心里各种保持沉默的想法

当我们就在同一排书架的同一侧,距离不过一米内时,我还是——主动和TA搭上了话

TA的笑容很好看——我起 笑忘书 这个昵称说不定也是因为我对这种笑容的迷恋,虽然我很少笑,虽然……

——尝试着主动与女生搭讪,特别是自己抱有好感的女生,以前那段暗恋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一点面对面交流过,是我太憋得住了?足够我遗憾的

由于几次没有接老板娘电话或是抽不出时间去,大排档的兼职一直没开始。

后来和春哥经过那里时,进去和老板娘打下招呼,总算顺利预定了周五下午。

放学已经四点,老板娘打电话来催,只好急忙的跳上山地车飞奔到校外。

去到那里,确实很多东西都不懂,有点笨手笨脚的。老板娘也觉得男孩子有些任务是不懂的,比如摘菜什么的。

刚好那里还有一个大四的同校师姐一起的,所以,我被委托给她帮忙教学。

先擦桌子,教盘碟的摆放。

客人来了——

端茶水(要先加热水),拿一次性杯;拿菜单,单牌给客人点菜,一般是客人自己写。

在单上写上客人的桌号,分为内外,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数。把客人的单下面一张吊在厨房给厨师看,上面挂在传菜窗口

根据客人下单的,决定是否上碗匙,碗匙要放在盛着热水的盘子里,让客人烫过。

等待叮声传菜,并勾上对应单上的菜名,表示已上此菜;下了炒菜的,要上一大盘饭

客人走了——

收拾残羹剩菜,食物与垃圾分开倒进垃圾桶,搬运油腻的碗碟,擦净桌子转盘。

那晚有一桌学生聚餐,多次使唤店小二(我)去给茶加水,还帮他们拍了几张抠鼻大合照,加了两次菜,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渐渐晚了,客人少了,老板娘传呼我过去:你跟她学下洗碗吧。

好。然后,在师姐的带领下,我穿上了围裙,挽起衣袖——好吧,穿的是短袖——开水,准备洗碗大作战。

先用热水浸泡满是油污的餐具(惨剧)——很科学的洗法

然后,动工开刷————

洗了一大篮子,还有一堆锅盘勺,最后收获皱皮的双手——原来立白洗洁精真的不伤手

脱下围裙,眼看钟点到了9点,老板发工资

——按时间算,每小时9元,关于那多出来的15分钟,老板娘说一定要算进去,然后,多了3元

合计39元。

骑着车在灯光阑珊的自行车道,风会带走我的倦怠——回去后独自一人跑了五圈操场

——第一次去做兼职,是个不错的尝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