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元的车票,把我从粤西送到了东莞。

离开学报到有十天左右。那意味着我要在这呆的天数。

柜台男

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喂喂,你没带剧本?

新鲜的靓鸡屎,十元一斤,快来。——你拿错剧本了吧?!

安卓手机大甩卖,不买也来看看喂。——收工。

人生如戏。……

位于东莞某地的某超市正门旁,深居多时的我,不得不抛头露面,坐在那个柜台后,看着前面人来人往——其实一般时候也没多少人经过——以苦逼的柜台男身份。

初来乍到的我只是默默无闻看着大哥他们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币服务。

渐渐的,我也算是略懂一二。

话费是这样充的:广东本地卡充30加一,外地卡一律在此基础上加一,只在POS机上操作。零零碎碎,赚的不多。

现在都流行手机贴膜,装胶套胶壳。然而苦于自己经验严重不足。尝试给自己的山寨机撕掉旧膜(已经给岁月无情的刻满皱纹),发现上面粘了一层东西,又是拿清洁液擦了几遍,拿胶布贴了几遍,总算把上面的东西去了差不多,然而并没有卵用,没有适合我大山寨机的膜,拿了张三星某型号的凑合贴上,也许是放置太久,很难撕开,最后留了许多气泡,而且卡在了home按钮那里。第一次贴膜就这样毁了。

这段时间,来贴钢化膜的比较多,主要是苹果小米什么的。

另外也卖其他各种手机配件,其中卖出数据线的比较多,虽然那些价格我一直不大记住。

在超市门前的日子里,自然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肥的瘦的大叔,民工与老板,各种妹子男子(按照病句类型,这个是重复了),不过在这都是说普通话,毕竟本地外地都有。

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那里无聊的坐着,蹭着对面店的wifi。

我姐自己在附近的烧烤店租来厨房自己煮,午晚餐基本都是在那进行,而且一般是站着吃,站的一身好饭姿。

小外甥

多月未见的小外甥,女的还是一向的霸道,装哭,男的跟着她学了不少坏处。

脾气好的时候,两个都会撒娇,男的咦咦哦哦,想要唱歌,女的一脸呆萌,说的好像很认真。

然而,脾气坏,闹别扭的时候,比如拦着不让他去做某事,拿不到她要的东西,就使劲子的哭,闹。

俩个多次为了某样东西争抢,女的一贯作风是死缠烂打,男的则是报以牙印,虽说好几次是咬在了抱着他的人(比如我)的手臂上。当然女的有时候也会当一下“好姐姐”,主动给弟弟东西。

男的总是要找妈妈,每天睡醒喊妈妈,哭的稀里哗啦,哭累了,躺在那里一会,睡着了。醒来后,继续哭,累了,继续躺着,呆呆玩着旁边的东西。给他换尿布,穿裤子和鞋子,然后出去外面店里。

女的总是到处乱逛,晚上提前带她回宿舍,她会很矫情的问:妈妈怎么不在?然后就是霸占我的平板电脑,自己看动画,不让我碰,生怕我拿走。她总是嚷嚷着,我的我的,搞得什么都是她的,只要她看上了,就全部都要拿走,全部变成“她的”。

面对这种倔孩子,性格养成如此,我是无计可施了。

算了,明天离开,就这样吧。新的大学生活。

——笑忘书 写于九月十一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