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的雨。早上仍然如此。

到了票点,看着街市人来人往,开始下起小雨。

老妈在一旁帮忙拿着行李。

来接的是一辆面包车,放好行李坐好,老妈仍在车外屋檐下站着,雨渐渐地大了。

此情此景,倒是有点朱自清《背影》的感觉。

当车门关上,司机发动面包车,一切就慢慢远离了。

雨愈发的大了。车轮外围溅起阵阵水花,外面逐渐模糊不清。

到了站点,上了大巴,压迫感稍稍缓解。

上了高速公路,飞驰。窗外雨滴斜着滑落,风力与重力共同作用的缘故吧。

车上有个简陋厕所,这确实是急人所需。虽然经常摇晃不定,味道浓重。

车载小电视播着李连杰的电影。虽然我没什么心情看。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继续看着窗外,远方的山烟雾弥漫,近处的绿化覆盖,重复出现,枯燥无味的风景。

中途转车,上了另一辆大巴,差点找不到位置,只能和哥分开了坐。

到了东莞东城站,打的去姐那里。

虽然现在还是不大习惯,狭窄的空间,无趣的日子。

12号去学校报到。

——笑忘书 写于九月三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