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罗,是我的高三化学老师。

小罗,来源于她的姓,平时我习惯叫她“老师”,qq上才叫她“小罗”。有次,班上某些人趁她离开,偷偷把PPT课件上的“小罗”改成了C罗——虽然这都是中国球迷对某些足球队员的称呼。

小罗,喜欢在课堂上秀着她的幽默,上她的课会觉得没那么无聊。

小罗,被班上的人起哄要求唱歌,在课后一展她那还不算难听的歌喉。

小罗,是一个年过三十的妈妈,有着一个同是老师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小宝。她说很多老师都是夫妻档——这是暗示我将来会在大学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女伴?

小罗,是唯一一个新年开学后给咱们发金额不等数额不多的红包,虽然我只拿到了一块钱,个别人拿到了十块钱。

小罗,是唯一一个经过我旁边(当时我调到了最后一排独坐)主动问我,哪里不明白的。也许换作小学生,我还是所谓学霸的时候,老师都会特别照顾我。然而中学里这种特殊对待是比较少了,况且我已经没那么成绩优秀,化学刚开始只能拿个四十多分。

还记得,那次月考完的某次自修,她靠近我这里,和我说:这次进步很大哦,好像有七十八分。自己看看哪里不足,继续努力。这下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小罗,会在某次大考后给班上人的化学试卷作一个专门特定的答题情况分析,我曾经收藏到了两份。

144064273082s7a5hc_tuhaokuai_com_0x0 (1).jpg

小罗,与我最特别的一次,开始没那么陌生的一次,是那晚自修放学,我和同桌还没走,她在同桌那边解答问题。我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她也看了过来。那时候,我习惯了很少说话,除了和同桌,所以我只是默默地收好了东西,没有主动去问候什么,提问什么,准备离开。当我刚走离座位的时候,听到她的声音:bye。我回过头,看到她刚把头转回去。

高三寒假,开始做各科错题本,只有化学是做的最用心,做了满一个本子。在QQ上加了小罗,偶尔问点问题,和她说,我在做错题本。她说,能不能毕业了送给她,她有收集各界学生错题本的爱好。虽然,现在我还没有机会亲手,交给她。

化学科也许是我进步最大的一科,从七十到八十,曾经达到九十多,虽然高考可能就八十多左右。其实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科那么努力投入。

高三后期,和同桌去办公室找小罗谈谈最近月考的情况,第一次和小罗面对面交谈,当时我有比较严重的目光恐惧症,但我还是挺放松的。

小罗,在最后离别时,班上某些男生都跑出去和她拥抱道别,其实,我也想出去和她道个别。也许,没有她,我的高三会是没什么存在性证明,我的高三会缺少许多奋斗的动力,特别是那阶段我心理承受压力很大。

报考志愿那会,我选择了师范,选择了化学师范专业。我和她说了,以后咱们可能就是同行了。

最后,晒一张小罗的自拍照吧。最近高三开学,累坏她了。

psb.jpg

小罗,再见了,以后也许会再见面。

——笑忘书 写于八月二十七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