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市区某地税局八楼开会,更准确的说是,拿钱。

路上是姨丈开着黑色小车送我到了那里。这是个资助贫困大学生的会议,于是我顿时觉得自己这样出现有点不对,或许我还要解释下,这是亲戚家的车,不是我家的车。然而也没什么,毕竟高大上是没法套在我头上的,我有点无聊的站在门口,拿出饱经沧桑的山寨机,拨通了接待员的号码——是个女的,我还以为会是某个大叔,然后拉着我的手,来来,叔叔带你去看金鱼(金鱼佬,即有恋童癖的大叔)。还好不是。

搭着电梯,直上八楼。人还真不少。不巧的是,每个人都要写一封感谢信,我们镇参加的四个准大学生没有被通知到。这真是极好的。于是进场后,找到对应的座位,便是在空白纸上开写一篇泪流满面的感谢信。写着写着,把自己都感动到眼睛湿湿的。

会议是9点才开始,然而我们是八点进场,真是坐的屁股麻木。

此次“关爱工程”是由本地人的海南商会出资,共资助104人,每人都是2500人民币,无差异对待,这是二十多万的节奏。学费,总算有了点着落。

会议通常都是冗长无聊的,领导们有话说,老板们有话说,受资助学生代表有话说,还好,我等都不用说。

某个老大叔是个热心于公益的人,用咱们的话(国语讲的比较烂)脱稿完成一篇热情洋溢的演讲,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老人家的慈善之举实在令人钦佩,我只能用力鼓掌。

开始派钱了。各个老板出来,拿着密封好的信封颁给学生,不少来参加的家长好像都流泪了(由于近视所以没看清),大家都不容易。

轮到我们这行上去,站在上面多少有点紧张,一低头就看见华哥(我大一中的校长)坐在第一排,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此次高考,确实什么风光都被我大一中拿了。主持大叔多次提到一中,特意点名了华哥的建下的丰功伟绩。当然,少不了他在高考前机智的保证:我大一中今次上重点不过三百,他主动辞职。这是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做法,不过华哥做到了,还破了一中的历史记录。这威名,是渐渐不能低估。

感谢信由于没写,只能过后再交。

此行,还要去中国银行办理借记卡的绑定手机号和更改密码。

拿到号码后,等待是难以打发的事。那里只开了一个服务窗口,还有十多个人,真是不知等到何时。

期间碰到以前调到尖子班的同学,出乎意料的是他回去复读了。

试着在ATM机前改好密码,再存进了100大洋,收取0.2%的手续费。这借记卡是学校发来,用于交学费的。

哥说用支付宝给我转钱进去,不用手续费。不过,由于央行的规定,每天最高只能转2500了,看来6000多的学费还得分几天转完。

——笑忘书 写于八月二十一日

全文完